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黍黎

26

,於建鄴城中自立南秦;中原的晉王則建北秦,定都於長安。或是應了禍不單行這句古話,涼州牧在混戰中割據一方,開創了乾朝,此後蠶食中原,終是一朝攻破北秦都城,日落長安。昔日何等富盛的帝都,竟是被乾軍鐵騎屠戮作了一座空城。而一衣帶水的江左,同源共祖的南秦,猶在歌舞昇平。太傅講完默然不語,隻見得幾聲嗚咽打破了學堂的寧靜。“荊山鵲飛而玉碎,隋岸蛇生而珠死。”中山王輕輕詠歎起先賢的文章,淚流滿麵,“日後,長安之...-

在傳說中,南安公主遠赴北境和親,偶見黎台草木疏蕪,一時之間感念萬千。是夜,抱著陪嫁的七寶古琴,哀哀切切地自彈自吟了一曲流傳至深的歌謠——《黍黎台》。

“陌上桃李爛漫開,行人回首複徘徊。昔日金戈鐵馬處,寒鴉斜日黍黎台。”

……

“可是,南安姑祖為什麼要傷心呢?”

一江之隔的南方,繁華昌盛的建鄴,身著金絲錦衣的小太子托著腮問道:“不想和親就彆去唄。”

太子身側的侍讀冷冰冰地板著臉,不知在想些什麼,麵對太子的疑問不發一言。

老太傅麵對著滿屋子的龍子鳳孫,解釋道:“那是因為在四十年前……”

孩童們自幼都聽著祖輩父輩聲淚俱下地講過這段曆史——

魏朝末年,大秦的開國太祖北宮韞在一乾謀臣良將的幫助下總攬朝政,天下重歸一統。然而好景不長,太祖駕崩後,純帝、少帝早逝,外戚專政,另有純臣欲另立新帝,卻引發了一場蕭牆之禍。

諸王爭權奪位,昔日故舊,兵戎相見。

其後,吳王率親族南渡,於建鄴城中自立南秦;中原的晉王則建北秦,定都於長安。

或是應了禍不單行這句古話,涼州牧在混戰中割據一方,開創了乾朝,此後蠶食中原,終是一朝攻破北秦都城,日落長安。

昔日何等富盛的帝都,竟是被乾軍鐵騎屠戮作了一座空城。

而一衣帶水的江左,同源共祖的南秦,猶在歌舞昇平。

太傅講完默然不語,隻見得幾聲嗚咽打破了學堂的寧靜。

“荊山鵲飛而玉碎,隋岸蛇生而珠死。”中山王輕輕詠歎起先賢的文章,淚流滿麵,“日後,長安之禍,我必將令乾奴,血債血償!”

太傅不禁抬眸望了他一眼。

中山王生母卑賤,並非豪家,據說不過是一個掌燈的宮女。因此,在這個注重門第的王朝裡,他常被帝王將相所忽視。

卻不想他還殘存著一絲男兒血性。

“說得好!”

太子的侍讀拍案而起,眼中閃爍著星光:“我阿父幾度北伐中原,就是為了克複疆土,日後,我必當承父誌,定長安!”

“中山殿下,臣,與君同道!”

太傅聞言,心中悲喜無端,竟是眨了眨眼,老淚縱橫。

梓澤丘墟空回首,新亭舉杯日落時。

或許是江南溫柔安逸的水汽消磨了舊日的誌氣,否則他在聽見少年鋒芒畢露的話語時,為何會泣不成聲?

他想,也許是這個傾頹王朝,正在甦醒……

-太祖駕崩後,純帝、少帝早逝,外戚專政,另有純臣欲另立新帝,卻引發了一場蕭牆之禍。諸王爭權奪位,昔日故舊,兵戎相見。其後,吳王率親族南渡,於建鄴城中自立南秦;中原的晉王則建北秦,定都於長安。或是應了禍不單行這句古話,涼州牧在混戰中割據一方,開創了乾朝,此後蠶食中原,終是一朝攻破北秦都城,日落長安。昔日何等富盛的帝都,竟是被乾軍鐵騎屠戮作了一座空城。而一衣帶水的江左,同源共祖的南秦,猶在歌舞昇平。太傅...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