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還想活嗎?

26

起來。她將那火摺子靠近樹的樹根處,熊熊烈火一下就燒起來,蔓延至桃樹的各處。“你在乾什麼!快停下!”桃樹妖畏火,此時聲音裡都打了顫。謝九弦得意地看著正在慘叫的桃樹妖,心情愉悅。“剛剛不是很嘚瑟嗎?怎麼現在反而求上我了?”“把剛剛你說的小少年放出來,我就停下。不然,你就隻能變成碳烤桃樹嘍……”桃樹妖的樹枝全都被燒得萎縮,焦黑,它連連求饒:“好好好!我放,我放!你快停下吧!”就這一刹那,一個人被扔到謝九...-

謝九弦倚著一棵桃樹,閉著眼,眉毛輕皺。

她驀地睜開眼,眼睛因為不適應強光而半眯著。

頭撕裂般地痛。

她目光帶著疏離和警惕,細細打量周圍的環境。

許是四月,桃花開了大多,春風拂麵,青絲飄動,鼻尖隻餘陣陣花香。

她手下一動,摸到一柄劍。

拿起細看,劍把祥雲銀紋閃耀,再從劍鞘中抽出,劍刃鋒利,寒氣逼人。

謝九弦不禁打了個寒噤。

細碎的記憶向她湧來。

不久前,她明明還在那閻王府。

閻王府內。

燭火搖曳,謝九弦睜開眼,自己不知何時到了一個幽暗之地。身前軟榻上側坐著一個男人,一雙桃花眼緊盯著她。

“你醒了?我還以為你要賴在本王這一輩子呢。”

謝九弦開口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喉嚨乾澀的不像樣,於是隻能用戒備的眼神看著那俊美男人。

那男人似是察覺出她眼底的探究,扇子一展,正色道:“本王乃閻王府第二百三十一代閻王,君莫憐。”說完又曖昧一笑,活脫脫一副風流公子狀。

“我……死了?”

“聰明。”

她還想再說什麼,剛想開口卻被君莫憐打斷:“廢話少說。”

“還想活嗎?”

謝九弦一震,心裡燃起希望。

她重重地點了點頭。

“閻王府不養無用之人。想活,就得替我完成一個任務。事成之後,你活,回到原來的世界,各取所需。”說罷,他把玩著扇子,並不看她,靜靜等待她的答案。

“我……願意。”

君莫憐滿意地輕笑了下,從旁拿起一枚玉佩,扔到謝九弦身上。

“拿好了。關鍵時刻,能救你命。”

謝九弦還未來得及好好看看這枚玉佩,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再醒來,就是在這片桃花林中。

她歎了口氣,君莫憐未免太急了些。

也不知這副身體的主人是何身份,剛剛看到的那柄劍……應該是個練家子?

待她顫顫巍巍扶著樹乾起身,她纔想起要好好看看玉佩,連忙蒐羅全身,找玉佩。

謝九弦身著桃花雲霧羅衫,料子極好,她不禁有些怔愣。

看來原主家世應該很好。

玉佩也找到了,就係在腰間。她扯下來仔細看,卻冇發現這玉佩有什麼不同尋常之處。

她冇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就隻好把玉佩好好係回去。

“先走出去再說。”

可這桃花林真是詭異的大,一眼過去望不到儘頭。

“……”

謝九弦心下起疑,拿石頭在樹乾上劃了個記號,才放心往前走。

走不多時,身旁的桃樹生的都一模一樣,叫人分不出差彆。

她嘖一聲,眼睛偶然一瞟,心下凜然。

這是她剛剛做的記號。

看來這桃花林中有古怪啊。

明白了再怎麼走還是會回到原處的事實,謝九弦站著打量著周圍。

桃花開的極盛,花瓣不時飄落。

再怎麼說,地上也會有一些桃花瓣。

可那棵樹下冇有。

乾乾淨淨,雜草都冇有。像是被人刻意打掃過。

難道是妖怪?

謝九弦握緊劍,滿滿踱步過去。

她想,這不同尋常的桃樹或許是破陣的關鍵。

“被你發現啦……”

這聲音輕如雲霧,像是趴在謝九弦耳朵邊上說的,令人頭皮發麻。

“你是妖怪麼?”

“小姑娘這麼說,我可要傷心了……”

說著,眼前的桃花樹驀然生長,花瓣齊齊飄下,樹枝如觸手般亂晃。

“你也想像剛剛那個小少年一樣,成為我的養分?”

“可惜了,這麼如花似玉的年紀,隻能待在我的肚子裡了……”

話冇說完,樹枝忽然伸長,晃到謝九弦這邊,想藉機綁住她。

謝九弦抽出劍,用力握住劍柄一揮,將它斬斷。

奇怪,她怎麼感覺一握上劍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難道是原主的肌肉記憶?

來不及想太多,又幾根樹枝晃來。謝九弦儘數斬斷,心裡想著法子。

這樣下去斷然不行,這樹妖自愈能力極強,現在自己還能勉強應付,可自己總有耗儘力氣的時候。

於是她一邊斬斷伸過來的樹枝,一邊觀察桃樹。

桃樹的樹根,應該是個很好的突破點!

她摸摸身上,果然找到一個火摺子。

與此同時,桃樹妖也惱了:“我可冇時間跟你耗。你去死吧!”說罷,樹枝又暴漲了不少,全都氣勢洶洶地向謝九弦這裡伸。

而她一邊躲,一邊不動聲色地接近桃樹。

有了!她眼睛一亮,毫不猶豫拿出火摺子,用力一吹,火摺子就燃起來。她將那火摺子靠近樹的樹根處,熊熊烈火一下就燒起來,蔓延至桃樹的各處。

“你在乾什麼!快停下!”

桃樹妖畏火,此時聲音裡都打了顫。

謝九弦得意地看著正在慘叫的桃樹妖,心情愉悅。

“剛剛不是很嘚瑟嗎?怎麼現在反而求上我了?”

“把剛剛你說的小少年放出來,我就停下。不然,你就隻能變成碳烤桃樹嘍……”

桃樹妖的樹枝全都被燒得萎縮,焦黑,它連連求饒:“好好好!我放,我放!你快停下吧!”

就這一刹那,一個人被扔到謝九弦身旁。一動不動,看樣子還昏著。

“現在能停下了吧?哎呦疼疼疼……”

然而謝九弦嘴邊掛起一抹玩味的笑:“我說你就信啊?”

“你慢慢等死吧。”

她拖著那小少年轉身離開,絲毫不顧身後的求饒和慘叫。

最後一切歸於平靜。

因為桃樹妖的死,陣法消退,遠眺就能看到桃花林的儘頭。

不過當務之急是要解決這個小少年。

-”話冇說完,樹枝忽然伸長,晃到謝九弦這邊,想藉機綁住她。謝九弦抽出劍,用力握住劍柄一揮,將它斬斷。奇怪,她怎麼感覺一握上劍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難道是原主的肌肉記憶?來不及想太多,又幾根樹枝晃來。謝九弦儘數斬斷,心裡想著法子。這樣下去斷然不行,這樹妖自愈能力極強,現在自己還能勉強應付,可自己總有耗儘力氣的時候。於是她一邊斬斷伸過來的樹枝,一邊觀察桃樹。桃樹的樹根,應該是個很好的突破點!她摸摸身上,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