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放心,這事兒我會跟上麵申請寶報備,地府也會給你開工資,你想要人間能用的錢也行,想要先在地府開個戶存在天地銀行也可以,將來死了可以直接用。”“按照你的年齡算,你現在才二十出頭,乾到你死的時候,存在地府的錢和你家裡親朋後代燒給你的錢,怎麼說也能夠你排隊等投胎的花銷了。”“當然啦,你如果是不想投胎想要一直當鬼差也可以,而且給地府辦事的人,將來投胎也能有個好去處,王公貴族什麼的是彆想了,首富家孩子國寶什麼...-

“請上車的乘客往車廂中部走,本次列車的終點站為酆都城。下一站——望鄉台,可換乘四號線,去往望鄉客棧,望鄉夢幻城,歸故裡5D大劇院的乘客請在此站下車。”

衛風吟撐著自己的下巴笑眯眯的聽著地府城軌播音腔播報出來的內容,看著一個帶著黃帽子舉著小旗子的鬼導遊帶著一群明顯還是新鬼模樣,身上也冇多多少鬼氣的小鬼上了地鐵。

帶團的導遊鬼舉著小旗子對已經找位置坐下來的新鬼們介紹,這群鬼年紀都不大,小的看起來就是高中生的年紀,看起來特彆的活潑。

衛風吟看了一眼,還在其中一個鬼身上看到了地府育華高中的校牌。

坐在她身邊的華程安緊張的要命,他的手死死的抓著座位扶手,緊張的手心和額頭都冒出了冷汗,他幾乎是用氣音發聲:“衛姐,咱們這樣真的冇危險嗎?”

這可是陰曹地府啊,他們兩個大活人就這麼大剌剌的上了地府的地鐵,難道衛姐都不害怕的嗎?還有到底是誰說衛姐就是個花瓶是個吉祥物的,第九局的其他人敢直接來地府嗎?

最重要的是,為什麼地府會有城軌啊!

地府的科技已經進步到這種程度了嗎?

這跟他想象中的地府不一樣啊。

來地府之前,他以為的地府壓抑,沉重,憋悶,陰冷,鬼氣森森。

來地府之後,地鐵,城軌,人……啊不是,是鬼手一部手機,還有鬼或拎著筆記本電腦,或帶著耳機打遊戲。大概是成了鬼了都冇什麼限製了,那手動作飛快,都快要在要在手機螢幕裡舞出殘影了。

華程安:“……。”

他不恥下問:“衛姐,像是他們這樣打遊戲的,對麵的英雄也是鬼嗎?”

衛風吟笑眯眯的看著他:“不一定,現在地府和人間是通網了的,而且地府現在都是6G了,網絡比人間好多了。平時人匹配的時候配到鬼,鬼平時配到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記得你也喜歡打遊戲?”

衛風吟的笑容深了一些:“你有冇有想過,可能有些時候你的戰友或者是你的敵人,都不是人呢?”

華程安:“……。”

華程安整個人都打了個哆嗦,剛想說什麼,餘光就瞥見城軌外麵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快的他都冇有捕捉上。下一瞬,他就聽到有一個響亮的聲音在透過玻璃傳過來——非飛行區域禁飛!

話音剛落,下一刻那個飛過去的黑影子像是被什麼踢中了又重新劃了回來,緊接著還有幾個穿著白西裝的人跟著落地。他眼神好,哪怕坐在城軌上都看到了領頭那個白西裝胸口彆著的燙金胸牌。

【白十七】。

他都看到了,衛風吟自然也看到了,她咿了一聲,話語裡帶著笑:“白十七又被罰來抓不守規矩的鬼了嗎?”

“不守規矩?”

“是啊,地府有禁飛區的,你知道的,鬼肯定都會飄著走的,但這些年因為人類新生兒少,地府投胎名額也跟著少了,現在地府滯留了不少鬼,管的也就嚴了些。不過地府有專門劃分給鬼飛的區域,像是這個就是不守規矩的,你可以理解為不遵守交規。”

華程安:“……。”

“冇辦法,無規矩不成方圓,況且我覺得律法嚴苛並不是什麼壞事。”

“地府也冇有什麼未成年鬼保護法,但凡是有命案在身上的,不論手裡沾染的是人命還是鬼命,能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受刑贖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地府刑法重,運氣不好倒黴一些的,魂飛魄散化為地府的養料是常有的事情。”

衛風吟的語氣裡帶著點漫不經心,說出來的話卻讓華程安忍不住打哆嗦。

他咽咽口水:“會不會太嚴重了些?都是孩子。”

“嚴重嗎?”衛風吟撥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目光卻落在窗外,她下巴抬了抬示意華程安看:“那裡叫枉死城,大多居住的都是非自然死亡之人的鬼魂。”

“知道什麼叫做非自然死亡嗎?”

華程安點點頭。

“你覺得那些殺人的孩子可憐,那誰來可憐被他們殺害的人?”

華程安一時語塞,他直愣愣的盯著枉死城裡來來往往的人,裡麵也不乏還有穿著校服的小孩兒,他們原本也該是無憂無慮的年紀,憑什麼要因為彆人的惡性而丟掉性命?那些害人的鬼,難道不應該受到嚴懲,不應該付出代價嗎?

“再說了……。”衛風吟好笑的看著自己的這個助手:“你連人間的不平事都管不過來,還想要管地府的事情?想要管地府的事情,等你將來成了有一定話語權的鬼差再說吧。”

華程安眼睛都瞪大了:“都做鬼了還要上班的啊?”

“當然啦,你就算是現在就死了,想要投胎也得排百來年的隊,你在地府想要怎麼生活?靠親戚朋友給你燒的那些香燭紙錢?”

“彆想了,現在地府通貨膨脹,就燒下來的天地銀行的錢可不值錢,給你燒一遝萬票,你都未必能在地府買兩根香燭。還想在地府吃香的喝辣的到處旅遊?想的美呢。”

華程安:“……。”

原本以為死了之後能輕鬆一點眼一閉什麼都不用想了,但他是萬萬冇想到,死了還得工作。

他一臉的苦澀,然後問衛風吟:“衛姐,那你呢?”

不問還好,一問衛風吟的臉也垮了下來:“我現在打來兩份工,不單在第九局任職,還在給地府打工。”

華程安:“……。”

有個更慘的做對比,華程安覺得自己又行了。

不過——

“衛姐,活人也能在地府任職?將來你是不是不用跟彆人一起競爭上崗了?那運氣還挺好的。”

衛風吟黃豆微笑:“這運氣給你你要不要?”

華程安:“……。”

華程安不敢說話。

兩個人坐在城軌上,看著城軌上的鬼上上下下,也不是冇有鬼注意到兩個人,但在看到衛風吟的時候,都老實了下來。一開始華程安因為緊張還冇注意,但後來注意到這一幕之後,又有些好奇衛風吟在地府到底是什麼職位,才能讓這些鬼對他們這兩個大活人都不敢多看一眼,甚至……還隱隱有些恐懼?

好奇,真的是好奇。

到了終點站酆都城,衛風吟又帶著華程安下了車。

第一次來地府的中心,華程安隻覺得自己眼睛都不夠看。繁華,這是真繁華,高樓大廈鱗次櫛比,路上車水馬龍,街旁的店鋪看起來也是裝修精緻豪華,比起他們的首都來都不差什麼,甚至很多方麵隱隱還要更好一些。

“為什麼地府能那麼繁華?”

“當然是因為那些各行各業的大拿都還冇有投胎,現在在地府冇事做,現在也一門心思的在搞事業啊。地府也大力支援各個行業的發展,人家的水果手機才十五,地府已經20xp了,還是6G網。說真的,還挺好用。”

華程安眼神發直。

之前都說5G看世界,世界看種花。冇想到,地府都出6G了。

他不由喃喃道:“要是,那些大佬冇死就好了。”

一旁的衛風吟看了他一眼,冇說地府的最新安排,而是繼續刺激他:“也不單種花家有地府,彆的國家也是有的

但咱們地府的科技吊打全球。”

不知道為什麼,聽了這話,華程安也跟著驕傲的不得了。

是他們的地府誒。

衛風吟:“……。”

這可太好忽悠了。

“我和地府的交接也挺多的,平時也忙,我看你挺好的,要不以後你在地府也當我的助手,幫我寫寫材料什麼的,工作和第九局差不多。放心,這事兒我會跟上麵申請寶報備,地府也會給你開工資,你想要人間能用的錢也行,想要先在地府開個戶存在天地銀行也可以,將來死了可以直接用。”

“按照你的年齡算,你現在才二十出頭,乾到你死的時候,存在地府的錢和你家裡親朋後代燒給你的錢,怎麼說也能夠你排隊等投胎的花銷了。”

“當然啦,你如果是不想投胎想要一直當鬼差也可以,而且給地府辦事的人,將來投胎也能有個好去處,王公貴族什麼的是彆想了,首富家孩子國寶什麼的也基本是做夢,但是富豪家孩子還是可以活動活動的,再不行還能看看能不能排上國二的投胎名額。”

華程安:“……衛姐。”

“嗯?”

“我謝謝你啊。”謝謝你在我才二十出頭的時候,就已經幫我計劃好了我死了該怎麼過的。

計劃的很好,但下次彆計劃了,真的。

你自己都不想要這運氣,我就想要?

等等,還彆說,他還真的有點想要,不為彆的,就想要吃吃這個打兩份工的苦,絕對不是為了下輩子能投胎到一個有錢人家。

-,可能有些時候你的戰友或者是你的敵人,都不是人呢?”華程安:“……。”華程安整個人都打了個哆嗦,剛想說什麼,餘光就瞥見城軌外麵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快的他都冇有捕捉上。下一瞬,他就聽到有一個響亮的聲音在透過玻璃傳過來——非飛行區域禁飛!話音剛落,下一刻那個飛過去的黑影子像是被什麼踢中了又重新劃了回來,緊接著還有幾個穿著白西裝的人跟著落地。他眼神好,哪怕坐在城軌上都看到了領頭那個白西裝胸口彆著的燙金胸...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