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詳情
雨在屋簷下駐紮無刪減

雨在屋簷下駐紮無刪減

字數: 未統計

狀態:連載中

作者: 雲下摘桃痛在

第二天拿下來一看,兩隻腳各起了一個有三分之一腳底板大的水泡,我冇有辦法走路了,隻能再去找那個老先生把我的水泡紮掉。母親抱著我坐在長凳上,老先生拿出一根又細又長的銀針,那水泡不能一下子就紮破,否則會爛掉,所以隻能先紮一個小洞慢慢放乾淨裡麵的水,很痛,是那種前所未有的刺痛,我疼的大哭,不知隔了多長時間,水泡癟了,剩下的是一小碗黃水,老先生說我年齡小,皮膚嫩,先前配的方子是成年人用的。於是又給我調了劑藥效冇那麼猛的,敷了大概半年,那半年我確實冇在發病,以為痊癒了,實際隻不過是這半年我很少出門,在吃食方麵也很注意,才減少了發病的概率。,各種方法拚拚湊湊結合嘗試無果後,母親想也不能讓我一直待在家裡,幼兒園可以不上,難道小學也不上嗎?在家將近修養了兩年,母親又重新送我去上幼兒園大班,但她始終是不放心的,怕我在學校裡發病,學校的老師,阿姨都很關注照顧我,上大班的這一年裡,我也冇有突然發病過,隻是抵抗力低下容易感冒發燒,一咳嗽就會讓我發病然後又去醫院住段時間,好在最後也算是幼兒園順利畢業了。,或許他覺得像他這個年紀樣貌想要再去找個伴侶肯定是不容易的,冇有哪個像我母親一樣年輕漂亮的會跟他在一起,人性的貪婪此時在他身上展現的淋漓儘致。他冇有撐傘,任憑雨打濕他的頭髮,衣服,全身,他假意寒冷咳嗽兩聲,站在門外不進來,外婆把他喊進屋裡他又假意打個噴嚏,但外婆依舊對他不理睬,任憑他怎麼做戲表演,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無動於衷。他沉默了很久,他把先前為我母親跟他做媒的幾個人一起叫了過來,似是在找能給他這副慘狀安慰的一個依靠。隨即他開始抽菸,一根接著一根的抽,好像在說我母親把他傷的很重,他很愛我母親不能冇有她,被他叫來的那幾個人還真安慰上了他,告訴他應該互相冷靜,一日夫妻百日恩,多麼諷刺的話,被他叫來的其中一個人看到我,就把我叫了過去,問我:“喜不喜歡爸爸?”“想不想離開爸爸?”一係列讓我作嘔的問題,我回答的很乾脆,“我不喜歡他,我討厭他,我要讓他離開我家,離開我媽。”他心灰意冷,開始說對我難道不好嗎這些話,可我根本不想聽,我隻知道是他讓我母親每天很晚回家,導致我也見不到母親幾麵,隻有他走了我才能讓我母親陪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
最新章節: 小雨種子